1. <acronym id="rupnv"></acronym>
          <code id="rupnv"></code>

        1. <output id="rupnv"></output>

          您的位置 : 書香網 > 小說資訊 > 別久必婚:總裁,別霸道!沐輕輕陸錦言_沐輕輕陸錦言小說在線閱讀

          別久必婚:總裁,別霸道!沐輕輕陸錦言_沐輕輕陸錦言小說在線閱讀

          今天小編帶來別久必婚:總裁,別霸道!小說,這本小說是描寫沐輕輕,陸錦言之間故事的小說,該小說作者是七小錦,家族破產,父親入獄,母親心臟病發住進醫院一夜迷情,男友不知所蹤。她揣著肚子里的小包子,狼狽逃命本以為自己帶著小包子就這樣過了,沒想到五年后,黑化的包子爹來找她報仇。說自己五年前甩了他,他要在甩她一次才算公平。小包子:“媽咪,逃吧?”沐輕輕:“逃,兒砸,趕緊收拾家當。”陸錦言一臉冷酷的出現在門口,“沐輕輕聽說你又想逃跑?”沐輕輕:“……”兒砸你個叛徒。小包子無辜舉手,媽咪爹地太厲害,你還是從了吧!于是,她被黑化的男人扛回家……

          006.不懂浪漫的女人!

          “誰告訴我在這里的?”陸錦言冷冷的問道。

          “是……”

          “說”

          “是王姐。”柳如煙小聲的道。

          王姐,是陸錦言公司的一個秘書,平時就是只負責陸錦言一天的行程安排。

          陸錦言沒有在說話,只是又看了一眼沐輕輕。

          柳如煙順著陸錦言的眼神,也看到了一旁低著頭的沐輕輕。

          “錦言就是她調戲你的嗎?”她憤怒的道。

          她柳如煙的未婚夫,她都不敢對陸錦言有什么過分的行為,沒想到這個女人卻敢這樣做。

          這讓她如何能夠接受。

          看著低著頭的沐輕輕,柳如煙伸手就要朝她打去。

         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,平時如女神一般的柳如煙大小姐,居然也有對人動手的時候。

          她的速度之快,幾乎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。

          “錦言你干什么?”柳如煙沒有想到就在自己的手快要碰到對方的臉的時候,居然被陸錦言給阻止了。

          “這話應該我問你才對。”陸錦言冷冷的道。

          “錦言,我才是你的未婚妻,你難道要為了這個女人,讓我難堪嗎?”她幾乎快要被陸錦言這突如其來的動作給氣瘋了。

          陸錦言平時那么討厭女人,沒想到今天居然為了這個女人而讓她沒有面子。

          她才是他陸錦言的未婚妻好不好?

          “她剛才調戲了你,我替你教訓她,難道不對嗎?”柳如煙大聲的吼道。

          “你錯了,是我調戲了她。”

          “你……你說什么?”柳如煙聽到陸錦言的話,不敢置信的張大了嘴巴,指著沐輕輕的手指都在不停的顫抖。

          這時,沐輕輕也抬起了頭,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陸錦言。

          她不明白,這個男人究竟在想什么,剛才不是還說是自己調戲了他嗎?

          現在居然承認了是他調戲了自己。

          沐輕輕抬頭的瞬間,柳如煙第一時間看到了她的臉,一瞬間她瞳孔猛的收縮,全身的嘔止不住的開始顫抖。

          “怎么……怎么是你?”她連自己都沒有察覺,她的聲音都在顫抖,就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東西一樣。

          “又見面了,柳小姐。”沐輕輕沖她諷刺一笑,恨意的看了柳如煙一眼,撇開了眼睛。

          如果當年不是這個女人,他的爸爸不會意外死亡。

          所以,對于當年他爸爸的死因,她這些年一直在查,可是卻一直沒有進展。

          “你怎么會在這里?你不是已經……”

          “已經什么?柳大小姐是不是覺得我是個應該已經死了四年的人了?”沐輕輕這話她幾乎是咬牙切齒一字字說出來的。

          看著柳如煙,她恨不得立即就掐死她。

          “你……你……”柳如煙看著沐輕輕,嚇的有些說不出話來。

          讓她驚恐的是,為什么沐輕輕會跟陸錦言在一起,他們到底什么時候開始見面的?

          當年的事情,沐輕輕是不是已經都告訴了陸錦言?

          她抬頭看到陸錦言面帶疑惑的眼神,心里稍微放松了一點。

          看陸錦言的樣子,貌似還不知道。

          “警察先生,我可以走了嗎?”沐輕輕怎么也沒有想到,陸錦言的未婚妻居然會是柳如煙。

          她以為是今天在婚禮現場看到的那個溫婉漂亮是女人,卻沒有想到居然是她的仇人。

          她的聲音透著冷漠,看像陸錦言的眼神也不在是虧欠,而是陌生。

          就在剛才她聽到沐輕輕說自己在四年已經死過一次的話時,心里就充滿了疑惑。

          這些年她都經歷了什么?

          是不是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?

          警察局長為難的看像陸錦言,他當然也希望沐輕輕趕緊走。

          可是陸少不發話,他敢說嗎。

          陸錦言還沒有說話,一旁的柳如煙卻先不答應了。

          “不行,她對錦言動手動腳,不能就這么放了她。”

          如果沐輕輕因為調戲陸錦言被收押,她還可以想辦法在里面弄死她。

          但是如果今天讓她走了,那在找她就肯定不是那么容易了。

          陸錦言冷冷的看了柳如煙一眼,開口道:“讓她走。”

          沐輕輕,只有他能動,別的人,一根手指頭都不行。

          “錦言,你不能就……”柳如煙還想說什么,卻被陸錦言一個冷冷的眼神給制止了。

          沐輕輕得到陸錦言發話,看都沒有在看陸錦言跟柳如煙一眼,疾步走出了警察局的大門。

          警察局門口,安寶抱著一件外套,靜靜的站在那里。

          天空中飄著小雨,安寶就那樣站在雨里,肉肉的臉上,看到出來的沐輕輕,露出一口小白牙,微微一笑。

          “我就知道那個男人是刀子嘴豆腐心,對你肯定不會下狠心的。”他一副我就知道的樣子,逗笑了沐輕輕。

          “所以,你就這樣讓我跟他來了警局?”沐輕輕口氣諷刺的道。

          別以為她不知道,這個小東西就是被陸錦言的眼神給嚇到了。

          “恩,事實證明我是對的。”安寶將外套交給沐輕輕,卻被沐輕輕給披到了他的頭上。

          “你這么小,身體肯定沒有我好,要是淋雨感冒了怎么辦?我們趕緊回家。”她笑著揉了揉安寶的小腦袋,牽著他的漸漸消失在雨幕里。

          耀眼的邁巴赫里,陸錦言看著慢慢淡出視線的一大一小身影,眼神慢慢變深。

          “正東,我要今天來公司面試的沐輕輕所有的資料,包括她這幾年的經歷,要事無巨細的全部給我查清楚。”

          “是陸少。”

          放下手機,陸錦言還是開車去了沐輕輕家的樓下。

          夜幕已經降臨,車窗外到處都是霓虹燈在閃爍,直到看到沐輕輕家的燈亮起,陸錦言才在次開車離開。

          安寶掀開窗簾看了一眼消失的豪車,不由的翻了個白眼。

          “你在看什么?”沐輕輕端著菜從廚房里出來,不解的問道。

          “在看夜景啊。”安寶臉不紅心不跳的撒謊。

          雖然不知道沐輕輕跟這個男人的關系,但是他可以看得出來兩個人的關系肯定不簡單。

          不過沐輕輕不說,他也不會問。

          “夜景有什么好看的,快過來吃飯。”

          “不懂浪漫的女人,怪不得到現在都嫁不出去。”安寶嫌棄的道。

          別久必婚:總裁,別霸道!

          別久必婚:總裁,別霸道!

          作者:七小錦類型:現情狀態:連載中

          家族破產,父親入獄,母親心臟病發住進醫院一夜迷情,男友不知所蹤。她揣著肚子里的小包子,狼狽逃命本以為自己帶著小包子就這樣過了,沒想到五年后,黑化的包子爹來找她報仇。說自己五年前甩了他,他要在甩她一次才算公平。小包子:“媽咪,逃吧?”沐輕輕:“逃,兒砸,趕緊收拾家當。”陸錦言一臉冷酷的出現在門口,“沐輕輕聽說你又想逃跑?”沐輕輕:“……”兒砸你個叛徒。小包子無辜舉手,媽咪爹地太厲害,你還是從了吧!于是,她被黑化的男人扛回家……

          小說詳情
          11选五玩法